你的位置:首页首页 > 古代 >

沈忆柳郁修瑾小说-医宠天下:捡个战神种田忙免费阅读

2020-07-31 17:50 作者:admin 来源:未知 

阅读精选

温馨提示:微信搜索公众号【奶糖文学】回复书名,抢先看正版全文喔!

  沈忆柳郁修瑾小说名叫做《医宠天下捡个战神种田忙》,这里为你提供医宠天下捡个战神种田忙最新章节阅读,小说讲述了几日的相处,郁修瑾清楚对方的跳脱,可却万万没有想到一上来便要他将人给打晕过去,一时间没反应过来。
  半空之中才露出了鱼肚白,尚有些灰蒙的天色,还不曾彻底的亮开,躺在床上的沈忆柳就被郁修瑾叫了起来。
  眯着眼睛,看着装着整齐的郁修瑾,沈忆柳嘴角扯了扯,知道今天是回门的日子,倒也没再耽搁。
  迅速的将自己收拾好之后,她就将整备好的东西拿了出来,赵氏的性子她懂,没点提脸面的东西过去,定然是少不得一通的挤兑,她可不会给她这样的机会。
  正准备出门的时候,郁修瑾又从后厨拿了前些日子打回来的野鸡和兔子。
  “把这些带上吧。”
  虽说沈忆柳之前去镇子上已经买了不少东西,但是没有肉的话,回门也不像话。
  沈忆柳诧异的看了一眼郁修瑾,知道他是想让自己回门体面些,便也就没有拒绝,答应了下来。
  因为东西有些多,沈忆柳想着郁修瑾的腿脚也不方便,又问隔壁婶子家借了驴车,夫妻俩这才出门。展开全部

  沈忆柳郁修瑾小说名叫做《医宠天下捡个战神种田忙》,这里为你提供医宠天下捡个战神种田忙最新章节阅读,小说讲述了几日的相处,郁修瑾清楚对方的跳脱,可却万万没有想到一上来便要他将人给打晕过去,一时间没反应过来。

内容选读:

  “这位娘子,你们村里的人来我们周家医馆卖草药,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了,而且拿来的草药价值早就被你们破坏了,根本不值那么多银子。周大夫心善,怜惜你们采药不易,每次送草药来,都是直接拿银子,你们一个个的非但不知道感激,竟然还这般的得寸进尺。若是你觉得银子少了,就把你的草药带着走吧!”

  周大夫傻,可也不是谁都能随意欺负糊弄的,不好好收拾一顿,这些人还真觉得我们医馆好欺负。

  听完药童的这番话,沈忆柳是彻底的傻了,被震惊的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。

  好大一会儿,她才反应过来,难怪她一进来,就看到了角落里堆着不少的药草,敢情是这么一回事儿。

  知道这会儿是被药童误会了,顿了顿,将地上的竹筐拿了过来,当着药童的面将里面的草药倒了出来。

  正在气头上的药童,见对方非但没有离开,还将箩筐里不值钱的野草倒了出来,顿时气的想要骂人。

  “你这人是怎么一回事儿,是听不懂人话还是咋……”

  沈忆柳没有搭理气愤的药童,神情淡淡的留了几句话。

  “这些是专门治疗各种刀伤和中毒所需的草药,也正是你们现在所需要的紧缺物品。”

  说完这番话,沈忆柳不再看药童欣喜若狂的神情,而是直接将郁修瑾从医馆拉了出来。

  “这周大夫就是这般的善良,之前我就听说只要从山里采了草药,拿到周大夫这里售卖,就一定能得到不少的银子,只是没想到这银子的数量有些出人意料,二两银子可是能够抵得了普通人家小几个月的嚼用。”

  郁修瑾颇为的感慨,对周大夫的善心之举,更是佩服。

  镇上的大夫不少,可却没有几个能够做到周大夫这般,如此高风亮节之人,定会有不少的福报。

  沈忆柳忍不住的嘴角猛扯,使劲儿的捏了捏眉心,没好气的回了句。

  “傻气,这周大夫是有多么的缺心眼,才会弄出这些糟心的事儿。”她现在是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周家医馆会是镇上最善心的医馆了,整的一个棒槌啊!

  沈忆柳拿到银针,她可是打算在镇上开医馆,若所有医馆都如周家医馆,那这开医馆就要重新考虑了。

  她决心再多看几家,剩下半天的时间,沈忆柳拉着郁修瑾将镇上的剩下的医馆逐一的跑了个遍。

  发现他们的经营模式和现代的诊所是相差无几,大都是正常的看病,没有像周家医馆那么的奇葩,沈忆柳这会儿才将心放在了肚子里。

  接着,沈忆柳来到程记成衣铺。

  扫了几眼挂着的成衣,挑了一下颜色,这才注意到成衣上的价格,忍不住的咂舌,一件普通的外衫竟然是三两多。

  吞了吞口水,对着一旁的掌柜问道。

  “你们这里还有价格偏低一点的成衣外衫吗?中年男子的是哪一种,带我看看。”

  蔡掌柜听到一道女声,将买好布料的一对夫妻送了出去,立马走到了沈忆柳的面前,在心中暗暗的打量了一番。

  身上都是粗布衣裳,想来也不是很有钱的。

  这么想着,蔡掌柜的态度也就冷淡了下来,脸上也带着些许的鄙夷。

  “有,你来吧。”

  对于蔡掌柜的态度,沈忆柳也只是皱了皱眉头,没有说什么。

  她是来衣服的,没必要起冲突。

  蔡掌柜拿起手里的撑衣杆,指着那一排做好的粗布成衣,“从这里到最里面,价格由高到底,若是有看中的我这就给取下来。”

  靠近外面的成衣,瞥了一眼价格后,沈忆柳就没在看了,而是走到最里面挑了一套能够承受的成衣。

  “掌柜的就这一套深蓝色外衫吧!”沈忆柳指了指挂着的外衫,让掌柜的取下来包好,她又在店里绕了一圈。

  在角落里看到了几块大小不一的布料,整齐的放着,她的眼前顿时一亮,蹲下仔细的检查了一下。

  质地手感都比之前看的那些好,只是这些布料色差太重了,分布的都不均匀。

  “掌柜的,你这里的布料怎么卖?”沈忆柳装作不经意的问道。

  这些布料都是堆在角落里的,颜色不均,想来也不会太贵,但是拿回去,也能做些内衫什么的。

  蔡掌柜见沈忆柳居然去看这些布料,不由得在心里鄙夷了一番。

  果真是个没有什么眼力见的乡下女人,居然去看这些染废了的布料。

  “这些布料可是最新的颜色,小娘子眼光真好,你诚心想要的话,一两半银子,就卖给你了。”蔡掌柜脸上带着笑,但是眼底的讽刺却没逃过沈忆柳。

  沈忆柳呵呵一笑,道,“掌柜的,你是觉得我眼瞎吗?这些布料分明是染废了的,你收我一两半银子?难不成你这铺子,是间黑店不成?”

  被沈忆柳这么直白的揭穿了,蔡掌柜的脸上也有些挂不住。

  可这些布料堆在这里,已经很久没有卖出去了。

  沈忆柳看出他心中所想,便道:“四百五十文,卖不卖?”

  蔡掌柜故作为难:“这……六百文吧。”

  “你我各退一步,五百文吧,不卖我就走了,你方才诓骗我的事情,可是不少人都看见了的!”说着,沈忆柳作势要走。

  蔡掌柜忙拦住了她,赔笑道,“行行,就五百文,小娘子眼光真是毒辣。”

  嘴上这么说着,蔡掌柜的心里却是将沈忆柳骂了个狗血喷头。

  拿着大包小坨的东西,从成衣铺出来后,沈忆柳。又拿着剩下的银钱,添了一些柴米油盐酱醋茶之类的东西。

  将这些都买全了,两人在镇外看到了一直等着他们未曾离开的李伯,笑嘻嘻的把买的东西搬了上去。

  李伯看到郁小子买了那么多东西,忍不住咂舌,“郁小子你们这一天买了不少东西,看不出来你小子还是一个疼媳妇的主。”

  瞅着那鼓鼓的包裹,就要花不少的银子,看着都心疼的紧。

  “这些都是必用的东西,我和娘子才刚刚成亲,家里啥都没有,这才买的多了一点。”郁修瑾淡淡的解释。

  回到村里,已经接近天黑了,从厨房烧好水端着木盆进来的郁修瑾,看到娘子在不断的折腾那几批布料。

  手里拿着树杈似是在比划着什么?

  他将热水放在了一旁,静静的等着,半个时辰过后,才见到娘子打着哈欠从屋里出来。

  “明天就回门,今日累了一整天了,你且好好的休息,回门礼我已经准备好,一早就能够去岳父家。”

  沈忆柳视线落在了郁修瑾的有些苍白的脸上,他陪着她转悠了一天,也挺不容易,从腰间取出了一个竹筒,递了过去。

  “把这个喝了,能够让你恢复一下元气。”

  许是今日跑的地方太多了,久久没有锻炼过的沈忆柳竟然觉得疲惫的很,在对着郁修瑾交代完了一些事儿之后,她就立马回了房间休息。

  翌日

再次提示:微信搜索公众号【奶糖文学】回复书名,看全文喔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