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首页首页 > 言情 >

赌石之王 花缘小说精彩章节在线阅读

2020-08-01 22:11 作者:admin 来源:未知 

阅读精选

温馨提示:微信搜索公众号【奶糖文学】回复书名,抢先看正版全文喔!

小说作者花缘为大家带来的《赌石之王》是一本很不错的都市生活小说,该文讲述了林峰凌姐之间一波三折的故事,为您精心推荐。《赌石之王》该小说讲述了:赌石,是一件能照进人心的行业。有的人把赌石当做一门生意,赚点小钱娱乐;有的人把赌石当做一夜暴富逆转人生的机会,投机取巧;而我,和他们都不同,我做这个,搏的是命.........

精彩章节

第16章

我抬头看着龙叔,他的表情没有多狠厉狰狞,但是他透彻人心的眼神,似乎贯穿了我的内心似的。

他笑着说:“哼,芳芳啊,这种人,能做你的朋友?都快尿裤子了。”

龙叔的话说的虽然很羞辱人,但是他说的是真的,是的,我真的快要吓的尿裤子了。

凌芳站起来,看着我的表情,第一次变得那么狠厉。

她说:“肥狗,大人说话,小孩子不要参与,带他出去。”

肥狗立马过来要把我拖走,虽然他看我的眼神,充满了怨恨,但是他对于凌姐的命令永远不质疑。

突然施虎抓着我的头发,把我的脑袋拉起来。

他说:“凌芳,既然这小子出现了,咱们就来算算账,昨天我找你喝酒,咱们拼酒拼的好好的,这小子无缘无故的打我一顿,你手下不帮我就算了,还帮着他打我,这件事,你必须得给我个交代,今天要么你三刀六洞,要么他三刀六洞。”

我咬着牙看着施虎,我心里非常不服气。

我吼道:“你欺负女人,算什么本事?”

凌姐立马吼道:“你给我闭嘴。”

我看着凌姐,心里觉得很憋屈,这件事是因为我而起,我不想让凌姐给我扛,但是我看到凌姐严厉的眼神,我也不敢违抗他。

施虎哈哈笑起来,也不屑地看着凌姐,轻蔑地问:“凌姐,这小子很纯嘛,居然说你是个女人,居然说我欺负女人?哈哈,凌姐,你是女人吗?”

肥狗扬起来拳头就要打施虎,但是龙叔冷声问:“看来,翅膀都硬了,当着我阿龙的面,都敢动手了。”

凌姐狠狠的抽了肥狗一巴掌,打的肥狗立马低下头,不服气的把手给压下去。

我看着他握的噼里啪啦的拳头,我知道他现在跟我一样,万分的不甘心。

我很后悔,如果昨天我下死手,在昨天把整件事就扛下来,今天,凌姐也不会受屈辱。

凌姐低着头,抱歉地说:“干爹,手下人不懂事,你别见怪。”

龙叔笑着问:“不懂事,你不会教,我可以帮你教。”

龙叔的话,让凌姐立马慌了,我认识凌姐这几天以来,第一次看到她眼神变得有点恐惧。

从凌姐的反应可以看的出来,龙叔这个人,有多恐怖。

但是凌姐立马强硬地说:“不用了干爹,我的人,我自己会教育,不用干爹操心。”

凌姐的话,让龙叔有点生气了,但是很快,眼神就柔和下来,他瞪了我一眼,不屑的笑了一下。

他问我:“你小子,挺有种啊,干大我阿龙的干儿子,不知道我阿龙在江湖上什么地位吗?这件事,你打算怎么了?三刀六洞,还是剁一只手?”

龙叔的话,很明显是在偏袒凌姐,虽然他在为凌姐出头,但是我感觉的到,他是在保护凌姐。

凌姐突然抓起来匕首,她说:“干爹,我说了,我的朋友,我罩着,三刀六洞,我补给他。”

凌姐说着,就朝着自己的大腿上扎下去,我看着凌姐狠辣果断的样子,我整个人都窒息了,我知道凌姐是社会人,但是从来没想过他这个女人这么狠辣。

对自己都这么残忍。

突然,肥狗一把握住凌姐手里的匕首,我看着肥狗的手,鲜血直流。

他居然用手抓住了凌姐的匕首,那种痛苦,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,但是我看着肥狗,他面不改色,没有丁点的后悔。

凌姐很愤怒:“放手。”

肥狗咬着牙,摇了摇头,我第一次看到他抗拒凌姐的命令。

凌姐狠狠的抽了他一巴掌,骂道:“怎么?我的话都不听了?那你还跟着**什么?滚......”

这句话,刺痛人心,所有人都知道肥狗是为了凌姐好,但是凌姐居然让他滚。

我看着肥狗红着的眼睛流出眼泪来,能让这样一个狠厉的汉子哭出来的憋屈,到底是一种什么憋屈?

肥狗看着我,恨的咬牙切齿,但是他只能低着头,松开手,我看着他紧握的拳头,血流如注,我心头颤抖。

我内心的血也燃烧起来了,我不会允许凌姐受到伤害的。

我吼道:“我自己惹的事,我自己扛,凌姐,我自己扛。”

我说完就跪在凌姐面前,我就算求,也不能让她受到伤害。

我抓着凌姐的手,想要把她手里的刀给夺下来,但是她很生气,眼神里都是愤怒。

她说:“你扛?你怎么扛?你跟我玩,帮我赚钱,有人要收拾你,我不帮你摆平,我凌芳算什么?给我起来,给我起来,男人膝下有黄金,你给我站起来。”

凌姐的话,每个字都充满了愤怒,她抓着我,强行把我拽起来,我不想哭,但是这个时候内心的憋屈,窝囊,无力感,压的我实在受不了了。

眼泪不受控制的涌出来。

施虎却冷笑着说:“龙叔,他们这么演戏,您不会是当真了吧?”

我看着施虎那样子,我就十分不爽,而龙叔也是一样。

他看了我一眼,说:“小子,你要是有种,就自己扛,独眼,帮他一把。”

那个独眼龙立马走到我面前,把匕首塞到我手里,一只独眼警告我,不要耍花样。

我拿着匕首,感觉有千斤重,凌姐狠狠的抽了我一巴掌,把我手里的匕首打掉。

我说:“凌姐,我自己扛......”

凌姐直接跪在龙叔的面前,她说:“龙叔,我没想赖,您告诉我,做老大的,一定要罩着小弟,否则,以后谁帮我们赚钱?谁还敢跟我们?如果今天我不罩着他,那么我怎么服众?”

龙叔立马瞪了我一眼,他也很无奈,很快他就深吸一口气,他说:“很好,你一个女人,这么讲规矩讲义气,我阿龙佩服你,我阿龙说了算,三刀了事。”

龙叔的话,让我明白,这件事,没有回旋余地了,我很不服气,我立马从背后抱着凌姐,不让他动手。

凌姐可能没想到我会这么做,她冷声说:“林峰,松手,别像个孩子,凌姐咬咬牙就过去了......”

我立马吼道:“我过不去......混江湖,也得讲道理,他赌石输钱了,凭什么把气撒到我头上?他那块赌石皮壳松散无力,我一眼就看出来他必垮无疑,我只是说实话,怎么了?他凭什么因此来找我的麻烦?凭什么?就只准他欺负我,欺负凌姐,不准我们反击吗?没这个道理......”

我死死的搂着凌姐,不让他动手,我知道我很丢人,我也让凌姐很丢人,但是我绝对不能让她挨刀子,要不然,我一辈子良心都过不去。

施虎立马愤怒地骂道:“你个小狗崽子懂什么赌石?你不过是运气好罢了?”

我吼道:“我爸叫林家栋,蓝海酒店就是他开的,我是他儿子,我怎么就不懂赌石了?”

我像是打了鸡血似的,丢掉了恐惧,整个内心爬满了愤怒,我现在豁出去了,我要为了凌姐拼了,死也值得了。

施虎还要骂我,突然龙叔伸手拦住。

他问我:“你爸,是林家栋?”

我咬着牙说:“就是......”

龙叔笑了笑,他说:“你爸纵横赌石圈三十几年的名声,我是知道的,但是,你会不会赌石,我不知道,你想保住你大姐,可以,刚好我手里有块石头拿不准,你,帮我定个生死吧,赢,你生,输你死,敢不敢?”

凌姐吼道:“干爹,他还是个孩子,赌太大,不公平......”

龙爹没搭理凌姐,而是将匕首捡起来,压在我脸上,我感受着那冰冷的感觉,浑身都打了个激灵。

龙叔冷笑着问我:“赌命......敢吗?”

龙叔的问题,透彻人心,输赢关乎着生死,我清楚知道后果。

但是我豁出去了。

我仰天怒吼。

“我敢......”

再次提示:微信搜索公众号【奶糖文学】回复书名,看全文喔!